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江文艺 > 散文

举手茶香

时间:2014/7/8 15:52:22|点击数:

年少时不喜欢喝茶,那时的我年少轻狂,追求的是可口可乐带点咳嗽药水的甜味,享受泡沫在嘴中爆裂开的刺激。也难怪,浮躁的少年心景哪里有耐心等那紧束成条的茶片在沸水中慢慢展颜,然后细品它抛出的一缕茶香。

如今,韶华渐逝。岁月的琢磨让我学会欣赏黑白配搭的素净,学会慢下脚步欣赏一路的风景,学会看人出洋相时忍住笑,更学会了品茶。忌讳在人前谈起的年龄在此时倒成了一笔代价昂贵的财富,沉淀出生活的原本。

喜茶,更喜普洱茶。遗憾的是没能在普洱茶还待字闺中的时候发现它,反而应了商品经济的景,一不小心就赶了自己最不喜欢的“流俗”。我刻意回避买茶的过程,害怕茶的淳美被放在称盘上与一砣黑黑的铁较量着价值,然后计算器上“滴滴”几下,变成老板娘薄唇里的一个精确到角的数字。所以,每每亲友来访,最喜欢的礼物便是茶。把茶尽数倒入土陶罐中滋养起来,茶香与土香相互渗透,不仅不夺茶之原香反而平添了几分质朴的韵味。舀一小撮茶,放入杯盏,等清水煎开注入杯中,穿过透明的杯体,看原本静谧安然的叶片顷刻之间便活跃起来。漂移、旋转、浮沉……,小小的空间里相互擦肩、碰撞,却绝不重合,在纷纷扬扬之中仿佛被淹没却又各自保持着自己的独特姿态。

女人当如茶,紧结的条索保持一份矜持与羞涩,把醇香紧紧包裹,等待识香之人将他捧入手中,轻轻放到鼻尖一嗅使缔结下一段可遇不可求的不期之缘。然后,笑意微露,在沸水的冲泡中微无保留地把堆积多年的体香释放出来,变成唇齿之间的缠绵。

女人当如茶,汲取自然灵性的养育,春露清甘、红土质朴统统笑纳,经受生活的搓揉,不断裂不变形,反倒滋生出另一番久经琢磨的韵味。“葡萄美酒夜光杯”,若有品茶之心何必定用水晶杯,只想每日素面朝天,不穿让脚趾受罪的高跟鞋,在茫茫尘世中做一枚飘游杯中的茶片,待香味渐浓渐淡最后归还。

作者:唐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