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江文艺

时间这东西

时间:2016/8/29 9:36:23|点击数:

时间这东西

○ 李 艺

橄榄落地的季节我总有些期许,期许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奔在回家探望父母的路上,路上伴着谢天笑的朋克,伴着小儿噘嘴入睡的表情,还有老张同志大谈等哪年哪月他不小心中千万彩票盖栋别墅给我住的狂妄表情。

340公里并不遥远,思江公路、思景公路永远掐不断我回家的念头,只是时间真是个该死的天敌,它总拦住我回家的路。“子易孝不欲迟”,很惭愧,直到最近两年我才深刻领悟到这句话的内涵……

生橄榄去核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有大包生橄榄去核的橄榄干,它被我遗忘多时,由于前久脖子燥热奇痒才想起用它泡水喝,喝了二大杯以后脖子既然完全恢复正常状态。很幸福的大声说出来,这包橄榄是老母亲2年之前从景谷邮局寄过来的,母亲对我一点一滴的关心被我毫不在意的封闭了,直到自己身体有异样,心情超差的时候才会唤起一个女儿对母爱的共鸣。现在,每每看到厨房里放着的那包橄榄干,我的眼睛总有点潮湿。为了感受下橄榄去核是个怎样的体力活,前久下乡我特意摘了些回来,我深知自己是脑残导致动手能力差,所以把橄榄煮沸了才去的核,结果,一袋橄榄剥下来,脖子酸,手刺疼,我真是领悟到了母爱的一点一滴是多么温馨。

橄榄落地的季节也是它枝条抽新发芽的季节,我该回去一次了吧,这一切,无关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