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江文艺

故乡

时间:2016/8/29 9:45:43|点击数:

故乡

(外2首)

○ 陆建辉

没有巍峨的高山

只有低矮的小山

没有辽阔的平原

只有层层的梯田

没有滔滔的江河

只有细小的溪流

没有深深的井泉

只有巴掌大的小泉

没有宽阔的马路

只有弯曲的山路

没有明亮的灯火

只有瘦弱的暗灯

可是,这一切

我从不嫌弃

那儿,埋有我的肚脐

那儿,有我喜欢聆听的牛铃

那儿,有喊我乳名的亲人

那儿,有我熟悉的炊烟

即使在异乡的梦里

我拒绝一切诱惑

让灵魂自由游荡

故乡亲切的土地

荞子花开

沿着开荒的山坡

一把锄头,书写刀耕火种的传说

对于生长

荞子没有苛刻的条件

就像我的族人

随遇而安

荞子长在故乡贫瘠的山腰

一种下,就被我们盯上

翠绿的叶片

炒或煮,都曾喂养过

我们饥饿的童年

荞生或薯长,都不是

对农作物生长的形容

而是我同村亲哥哥的名字

娘说,生他们时

实在没什么吃的

是荞子和木薯

喂大了他们

因而得名

如今,物质日益丰富

荞子变得到格外娇气

在街旁或巷尾,两三个村妇

舂着荞粑

出生贫寒的荞子,与我一样

一下子

从乡间,来到喧闹的城市

失落的耕牛

我想亲近一头耕牛

在田间、河畔、山坡上

看它轻轻甩尾巴

吃稻草、竹叶或青草

如今,村庄盖起一片楼房

梯田在轰鸣建设中退却

土地被化肥履盖

作物被农药浸泡

反季节的蔬菜,在大棚架下疯狂生长

农家的庭院,厩养着被催肥的牲畜

村口的竹林

拴着牛贩从邻县倒卖的耕牛

在漆黑的深夜

眼角直淌两行泪

似乎,它已预知

下个街天,就是它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