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江文艺

勐烈河上的渔夫(外1篇)

时间:2016/8/29 9:37:30|点击数:

勐烈河上的渔夫(外1篇)

○ 李相霖

勐烈河上的渔夫,他深知这河水浑浊,很难有鱼儿供他充饥,但他依旧固执地坚守着这一方属于他的净土。

他的童年,勐烈河清澈见底,仿佛十七八岁的姑娘明亮的眼眸。他粉嫩的小手伸进水中,一阵清凉浸入他的心扉,勐烈河用自己的温柔与纯净的心灵萦绕着幼小的他。

正值年少的他,与玩伴一同在勐烈河上玩耍,拿鱼摸虾,他们贪恋着勐烈河的怀抱,那一种恰到好处的凉意使他们无法自拔,以至于每当日暮归家被父母责骂,都不约而同的将责任推脱给勐烈河的柔情。

时光如流水,勐烈河渐渐变了模样,它失去了那曾经在阳光的亲吻下闪闪发亮的光泽,它的居民都不知为何离它而去,水流越来越浅,岸上的人们不愿去追寻是年华改变了勐烈河,还是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改变了勐烈河。他渐渐的长大,接受着这个社会的洗礼,在勐烈河一天天被改变的同时,他也在改头换面,他不知道这是所谓的成长还是退化。

三十而立的他为了生存的权利而拼搏,却最终在现实面前失去了那颗曾经勇往直前的心。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勐烈河上,可如今的勐烈河已是涓涓细流,人们都在嘲笑他把精力倾注于这条小河,但他并不理睬,因为勐烈河对于他,有着独特的柔情和独特的刚烈。勐烈河,它温柔地环抱着整座城,别处的护城河大都显得刚烈、豪放,可又有谁曾想到过这条苍老的勐烈河依旧保存着它不屈的性格,寸步不移地环绕着这座南方小镇。渔夫从未因勐烈河的苍老而不满足,他很安逸,只是因为每日与他相依相偎的这条河是他的童年,是一种令他沉溺的柔情。

勐烈河上的渔夫,今天他依旧守着这一汪流水,水中的倒影依旧是他勾着的身子,他依旧沉溺于他的回忆里,依旧沉溺于那一种属于他与河的柔情。

五月随想

总喜欢一个人站在岁月翩跹后的巷口做一次停留,让徐徐的风悠悠吹过脸庞,闲适的心如细细的雨,轻轻敲开了我所有属于俗世红尘的那份喧嚣,随风散去。

空气里的一点潮湿迷蒙着整个浅蓝色的天空,刚送走春风滑过树梢的哨音,花儿绽放的铿锵,五月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如约而至。小雨轻盈的滴答着,如歌如泣,不急不缓,把心事藏在心里,躲在屋内静静聆听雨叩窗扉的声音,任思绪与雨丝纠缠萦绕,情思迷离。有一缕阳光顽强的穿透云层时隐时现,小雨却依然淅沥着,一半阳光一半雨,温暖湿润。风儿一次次的乱了雨的脚步,飘飘摇摇起来,摇落了一地红香绿蕊。

栀子花的清香一点点围袭过来,堆积愈浓的芳香,感动着我心中寄存的那一点点微弱的温暖,金色的阳光一缕一缕的灿烂成笑脸,蜂拥着快乐的跌进我洁净的窗格子,一格一格都是满满当当的。我铺好一叠粉色的纸笺,一行行的撰写五月的诗篇。在一个没有人的黄昏,把它们折成鸢的模样,放飞——不知道它们会到达哪里,是否会有深深浅浅的惆怅和迷惘。

此时的心境坦然而平和,彷如沐浴在深山里的那声声禅音而清,于溪水潺潺而净,或于月照松石而明。此时,轻轻推开窗,看那灯火阑珊处,月影淡淡,闲挂柳枝,却不见了那曾经低声窃窃人约黄昏后的浪漫情怀,尘封了的心事,是否也如那月儿,空悬心头?惹一地华光?

行走在流淌的岁月中,聆听朝暮离合,慨叹云散碧落,细数南来北往的风声,那些过去,我感恩,我铭记。也喜欢在一片宁静而安详的夜晚,写一地情思,尽情地施展自己的欢颜和笑语,用生涩的笔尖记录着生活的点滴。无论是悲痛或是欢喜,把自己用温馨串织起来,泛着一世的涟漪,积蓄生命的意义。

漫步人生风雨中,路上的景色换了一季又一季,而所谓的收获,也许只是慢慢老去。黑的夜,也许会有风的回声,它不会跌碎于地,只是,轻轻的划过岁月的边沿,无痕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