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江文艺

和光同尘之“光”

时间:2016/8/29 8:32:27|点击数:

和光同尘之“光”

○ 旗 写

我憎恶和恐惧黑夜,却对光充满了渴望和温暖。

这缘于幼年时的一次特殊经历。两岁时的一天傍晚,母亲接到口信要去接应赶街回来的奶奶。但刚从水井玩耍回来,还光着身子的我死磨着要跟母亲去。为了不耽误时间,母亲撒谎说要到家后面的山坡上解手,其实绕到家前面朝南的山路去接奶奶了。我却哭哭啼啼的从家后面那条小路朝北方追赶,步履蹒跚。

我下了一个山坡,沿着田埂穿过一块小田坝,又爬过一座独木桥,再走过一块大坝,竟然走到了两里外的邻村。太阳已经落山,许多大人小孩聚集在大晒场聊天玩耍。他们十分好奇,七嘴八舌的问我是哪家娃娃,为什么光着身子,为什么会到这个寨子,是如何去的。其中有个人告诉我说你们寨子的赶街路不是这条,你妈哄你玩呢,天要黑了,赶快回家。我又慢吞吞地沿着田间小路回家。然而天色渐晚,等我爬过独木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青蛙都放开嗓门咕呱咕呱地叫嚷起来。我摸索着顺田埂走进了田坝,却不小心跌进秧苗田里。好在秧苗田很浅,我只是弄脏了身子。当时我庆幸自己没有穿衣服,否则母亲会骂我弄脏了衣服。等我爬上田埂时,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害怕站立起来又会跌进田里,只能在田埂上爬来爬去。早春时节,天气稍凉,我却冷得簌簌发抖。比冷更恐惧的是我已经迷失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误入歧途,走投无路。长大后才知道的这些词,我小小年纪就体验到了。那时我非常渴望有一片光照亮黑夜,走出田坝。

就在我被黑夜和恐惧包围的时候,突然从山坡上传来了光亮和叫唤声。我惊喜得猛然大哭。母亲也就发现了我,将我紧紧搂在怀中泣不成声。原来母亲把奶奶接回家后发现我不在家,就判定我是顺着北路方向追她去了。害怕黑夜的母亲哪顾得劳累,约了一个同村姐妹打着火把来找我。后来母亲常常跟我讲起那个夜晚,讲她寻找时的焦急不安和找到我后的喜极而泣。

如今,我生活在人群熙攘的城市,徜徉在灯光辉煌的大街,总会在不知不觉的某个瞬间想起那个春天的那个夜晚,想起那把点燃希望的光亮,想起已经逝去二十多年的母亲。这个时候,我会更感悟到母亲才是我记忆中最美丽的春天,最温暖的亮光。